博客 | 明日中国 上海明日公益事业发展中心 明日公益 明日中国基金会 ChinaNext Foundation Shanghai CNF China
JAN
01TH

【谈公益】谈公益之2:我们为什么要捐款?

Post by 廖立远 2015-01-19

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先来讨论一下,我们为什么要给任何机构捐款?

 

我假设你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不管你是卖包子的还是写程序的,每一分钱都是你辛辛苦苦挣的;钞票背后是你的汗水,或者是熬夜的血泪。这些钱毫无疑问是属于你的。因此,把这些钱给任何人都需要一个很好的理由。

 

那么,我们为什么要交税?一般你不会去想这个问题,因为想想会很郁闷。对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讲,交税的原因是你别无选择:如果不交税,政府就要以各种手段麻烦你,麻烦到你交税为止。在古罗马,征税是由税务官向家家户户直接进行的,一般后面会跟着两个罗马武士:先有个解释程序,交的税拿来做着建那,程序走完了,武士才上直接抢。解释是给面子,后面的暴力才是实质。近代英国人也哀叹,世界上有两件事情逃不掉:死亡和纳税。

 

正是因为政府有这个强制收税、旱涝保收的特权,因此世界上所有的政府,多多少少都有浪费公款或者贪污腐败的问题。无他,浪费的是别人的钱,而且浪不浪费这些钱都要进来,因此不浪费是傻B。民主制度能解决的是把乱搞的人换掉,减轻乱搞的程度,不能解决的是防止新上来的人也乱搞同样的事情。因此这是一条制度性的魔咒,只能减缓,不能根除。民主制度不能解决的还有多数人的暴政问题:比如,51%的人决定要侵略他国,49%的人尽管坚决反对,也得出钱出粮,这怎么着都不公平。再比如,工作的人很辛苦,却要养着那些不工作的(比如失业保险);再比如,三公消费,我就不深入了。在西方社会,建立在税收上的福利制度的确也造成了很多问题:比如有时失业保险甚至超过了最低工资,这让那些拿最低工资还要交税的人情何以堪。福利的滥用也是今日欧洲的金融危机的根源。

 

因此,现代民主国家(英国率先在1793年制定了公益免税的法律)给少数派留下了公益这个后门。非常非常粗略地说,这个道理是:每个人都必须给社会做贡献,但是你如果不满意政府用你的钱,你可以选择把钱给你喜欢的公益机构,由他们来为社会做贡献。如果这样的公益组织不存在,你也可以自己搞一个。换句话说,出钱是你作为公民的责任,而给谁是你的权利。这个道理如此通顺,以至于现代税收几乎与公益免税政策同样源远流长:1913年,美国政府获得了征收个人所得税的宪法授权,1917年,公益捐款就可以予以税前扣除;一年之后,在遗产税推出的同时,美国公民获得了无限的遗产捐赠免税的权利。

 

公益捐款在实际生活中也证明非常合算。因为公益机构因为没有铁饭碗,较少官僚制约,也实现了充分竞争,在提供公共产品的方面,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比政府要有效率。举个例子,美国70%的消防员都是志愿者。一个民主的政府也乐见公益机构的发展:反正都是这个社会的,谁来干有啥关系。他们还乐得清闲。前文所说,在一个人类发展指数较高的国家,再没有外敌的情况下,政府基本上从人民的日常生活中被边缘化,变得可有可无,而这个社会基本上已经靠着自由人之间的各种公益组织来运行。许多党员可能觉得这简直大逆不道(这怎么能坚持党的领导呢?他们问)可是没想过这样的社会其实已经很靠近一个他们耳熟能详的定义:"……没有阶级制度、没有政府……的"自由人的联合体" "。我就不说这是什么了。清者自清。

 

让我们回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。在世上没有神仙皇帝,一切都靠我们自己的情况下,为什么要捐款给公益组织?在中国的当下,我想了想,有三条理由:

 

首先,别的不说了,如果你相信在这个国家孩子们都应该有学上、有饭吃,如果你同意我们应该吃上放心肉喝上安全税,如果你觉得政府短期内就是做不到这些基本的事情,甚至根本懒得睬你,那么请你捐款给相关的公益组织,由他们来完成;

 

其次,捐款是你的选票,如果你不捐款,你就没有影响公益组织发展的权利。和任何组织一样,公益组织也有好有坏,所以我们有责任捐款,并充分利用人民币的力量,让好的公益组织发展壮大,让坏的公益组织慢慢消亡。公益组织比政府有效率,正是因为这里有生存竞争,有优胜劣汰;而如果你不捐款,好和坏就无法分开,这样的竞争就无法进行。因此,请象保护选票一样的保护你的捐款,哪怕只捐了一分钱,也请像鹰一样的盯着你捐款的公益组织,请向他们索取活动报告、督促他们公开帐务信息、评价他们的所作所为,然后用你的人民币投票。只有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中国的公益组织和从业人员才能健康成长;

 

第三,中国的年轻志愿者们是我见到的工作最努力、工资最低、然而从事的工作意义最大的一群,他们值得你的支持。你可以觉得他们自己愿意的关我鸟事,可是请从结果来判断:这群人在做的事情不是为了买房子生娃,而是为了你和我们的未来:更好的环境,更安全的食品,更和谐的社会。换句话说,他们在努力降低这个社会发生危险的几率。他们在努力降低你将来被迫移民的几率。就凭这这些工作,他们应该得到适当的收入、合理的培训;他们也应该有合适的奖惩机制。而没有我们的捐赠,什么都难以建立。

 

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捐赠给公益组织的原因。我们要交税是因为不得不交,而我们的捐款却可以帮助好的公益组织成长,坏的淘汰;在选票不在的情况下,捐赠和监督都是你作为公民的责任,因为人民币可以让我们的社会得到切实的改变。在中国当下,这是最有效率的民主形式之一。


最后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》及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,请你一定千万记住拿回你的退税,不管税务机关设置多少障碍,都不要退缩。毛主席说过:扫帚不到,灰尘不会自己跑掉。事实也反复证明了没有刁民,社会就永远不会进步。


请你把这也当成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神圣责任。


JAN
01TH

【谈公益】谈公益之1:我们为什么要做公益

Post by 廖立远 2015-01-19

近来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做公益。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做公益是个迂腐的事情:倘若信奉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那么舍己为人就要么是圣人,要么是傻B;或者既是圣人,又是傻B;倘若信奉的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那么帮助他人简直都有了点违背天命的意思。即便是到了现代社会,我们多少仍然信奉自我奋斗:那意思是倘若一朝荣华富贵,那也要么是十年寒窗苦读,要么是父母辈十年寒窗的结果。倘若有这前生修来的福分,不赶紧享受那豪车名表,都对不住自己。一句话:做公益跟我们的传统格格不入。

 

别怪五毛别怪妈,我自己回头想想,不得不引用那著名教授的话,这事儿,着实有点儿"反智"。那么,我们为什么要做公益?我想了想,有三个原因:

 

第一,我们的传统其实是反人性的。统治这天下生灵这四分之一,不反人性无法成功,于是按鲁迅先生的意思,传统经典著作,字里行间就两个大字:杀人。但其实如果不加限制,我们的自然属性是同类相助,因为这是人,不,是我们高等动物的一种特征和生理需要。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《时间机器》,讲到一个科学家来到公元802701年,发现人已经分化成了两种:退化的艾洛伊人(Eloi)住在地面上,住着宫殿,晒着太阳,都是俊男美女,可是美女掉到河里了俊男却不知道去救,原来他们基本上已经变成了奶牛;而进化了的莫洛克人(Morlock)尽管长得很丑,也住在地下,却每天晚上成群结队上来打第一种人的猎;在咱中国,当过知青的也都知道,杀鸡给猴看是有道理的,因为杀鸡给鸡看根本没用,即便是杀了公鸡的那个母鸡,第二天早上他照样叫得勤;相反,你要上峨眉山欺负一下猴子,那猴群是断断不会让你平安下山的。

 

土洋的例子都说明,生物越是高等,就越有关心帮助同类的意识;而进化到人这里,才有了一种叫"爱"的感情,使得帮助他人(极端例子是违背生物本能的舍己为人行为)成为一种生理需要。斯坦福大学的政治学教授罗勃·赖克(Rob Reich)就认为,给公益组织捐款也是一种消费行为,而且是奢侈消费行为:因为消费者得到的是一种商店里根本买不到的心理满足感,也许还外加社会地位和朋友的羡慕嫉妒恨等等。他的观点也许有点偏激了,但那道理是不错的:这种心理满足感是我们基因里存在的,只要是人,你就有做公益的本性。

 

第二,在中国的当下,做公益有它特别的作用。今天党和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严重不足,不能满足人民的需求,这是一个事实。我不反对大家来争论背后的原因,可是在争论的同时,咱们必须考虑到孩子要吃饭,花儿在生长,学生要上学,有些东西是等不及的。到头来,中国人都困在一个窝里,不帮助一个失学的孩子,他就可能变成一个罪犯;而今天多给年轻人吃几个鸡蛋,明天可能就少一个五毛,这都是非常现实的考量,也是逻辑通顺的事情。不做,反而是自己对自己不负责了。

 

公民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,便是在政府之外,个人、团体、企业、宗教人人都在添砖加瓦,这才能分散社会问题的风险。在人类发展指数最高的欧洲,政府都已经变得非常边缘化:比利时有2年多根本没有政府,最近瑞典也推出政策,人人都可以去当10天的政府发言人。这样社会还运行的好好的。当然我们还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跟人家没法比,但是我们至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稍微做一点点为公共利益的事情,而这一点点乘以13亿,就会让善的力量变得可观,让我们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。在这一点上,我非常赞同@于建嵘的随手做公益:别看事情小,加起来就有很大的力量。除开那些移民的(最好再也别回来),对我们这些剩下的,随手做一点,那就是对别人——也就是对自己生活的环境,稍微好一点;

 

第三,在中国这个特殊的社会转型期,公益还将担当特别的作用。我大胆的预测:如果我们也坐上时间机器,到30年之后的中国,你也许会发现"投资"公益成了回报最大的行业;而这些金钱的或超出金钱的回报,将是属于今天的志愿者们的。只有最有远见、最有理想、最有能力的年青人,今天才会清醒的选择加入公益事业,因为没有一个更好的环境,赚再多的钱买再大的房子,到头来可能都是浮云。在一个易粪相食的社会,有钱买到的也是有毒食品。而倘若中国的明日更美好,那一定属于那些将垃圾变成美食的人们。

 

所以从宏观来看,我愈发相信,今天在中国公益领域发生的事情,其重要性将与80年代发生在经济领域的事情相比;当年正是一群大胆的吃螃蟹者下海,推动我们挣脱了计划经济的桎梏;而今天,中国社会的改革,也多半会走这条增量换存量的道路,直到取得突破。和当年一样,在许多人看不到希望,嚷嚷着"弃船"、逃离中国、移民的时候,冷嘲热讽的时候,却有许多年青人放弃了舒适的选择,默默的而把为社会、为公民服务当成了自己的事业。社会改革将需要更多的精力、智慧、耐心,而且没有捷径可走,但是将会更加激动人心,因为我们从事的一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宏大工程。但是坚持下来的人,一定会收到丰厚的回报:未来的美好国家将属于一手创造了她的人们。